主办单位:全国创争活动指导协调小组 中华职工学习网首页 情景站 联系电话:010-68232149
 位置: 中华职工学习网 >> 信息中心 >> 时政要闻 >> 正文

直击凤凰堤溪大桥坍塌搜救5昼夜

  2007/8/22 源自:中华职工学习网 【字体: 字体颜色

18日夜,凤凰沱江边,挖掘机和铲车忙碌了5个昼夜后,满目疮痍的废墟一片寂静。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新闻发言人李平宣布,现场搜救工作于当晚结束,64名遇难者的家属,得到当地政府多方面安抚。

  5天前的黄昏时刻,湖南凤凰县即将竣工的堤溪大桥,在几声巨响后垮塌。顷刻之间,刚刚建成的大桥变成一片烟尘笼罩的废墟,吞噬了数十名农民工的生命。

  新华社“新华视点”记者迅速赶赴现场。坍塌的桥体、紧张的搜救、哭泣的死者妻儿……震撼的场景冲击着记者的视觉,内心感到深深的悸颤。5个昼夜的连续采访,记录下这起灾难发生后的一幕幕。

  惊魂10秒,“差一点就没命了!”

  “跑慢了就没命了。”在湖南省凤凰县堤溪沱江大桥坍塌事故中,当时正在工地上忙碌的凤凰县阿拉镇团结村29岁村民田静,回忆了死里逃生的惊魂一刻。8月13日下午,烈日当空,大桥拆架工作只剩下三分之一。田静和另外两名工友在大桥第四孔下面工作。这天有100多名工人在桥上搞桥面平整,大桥下的工人相对较少。

  田静说,那天下午工作时,听到头顶上拆架的人说,上面好像掉了小石子。突然,听到有人喊“垮桥了”,他抬头一看,大桥第一孔塌下来了,他立即撒腿就跑。一起在工地工作的同村3个同伴一下子全被埋在了废墟里。

  堤溪大桥是湖南凤凰县至贵州铜仁地区大兴机场二级路的公路桥梁。2003年11月开工建设,今年7月15日开始拆架,原计划8月底竣工。桥身设计长328米,跨度为4孔,属于大型桥。

  资料显示,堤溪大桥属于“圬工拱桥”,是一种没有钢筋,由石头、水泥、沙子等构成的桥梁。专家们说,这种石拱桥型是一种传统桥型,也是一种“风险桥型”,对施工的工艺有很高的要求。

  “从掉混凝土、小石头到垮桥最多只有3分钟。”当天在第一孔桥下工作的沱江镇木林桥村的龙光友说。

  当时龙光友和三位工友在大桥第一孔下面工作,他感觉到头上的大桥开始往下掉混凝土,还有小石头。大家观察了一会儿,觉察到大桥有坍塌的危险,于是高喊:“桥要垮了!”并往外奔跑。

  他告诉记者,大桥四孔依次垮塌。“轰!轰!轰!轰!”连续几声巨响,不到10秒钟,整个大桥就全部垮塌了。“当天没有暴雨大风等异常天气,好端端一座大桥,还没通车,就这么突然垮塌了。”

  沱江镇金坪村村民宁正文的家,就在离坍塌大桥仅仅5米远的地方。年逾八旬的他目击了惨剧发生的全过程。他回忆起那一幕时说:“塌桥的速度非常快,声音像炸弹一样响。当时有很多工人在施工,根本来不及逃走就被塌下来的大桥埋在里面了。我都吓呆了,不知道怎么回的家!”

  与死神赛跑,现场上演生死大搜救

  党中央、国务院对塌桥事故高度重视,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分别作出批示,要求有关方面尽最大努力搜救下落不明人员,救治伤员。华建敏国务委员率有关部门负责人赶赴事故现场,指导抢救和善后工作

  29人,36人,41人,47人,64人……随着搜救工作的紧张展开,凤凰塌桥事故中遇难人数不断上升。

  记者在现场看到,坍塌的大桥桥墩斜卧在沱江峡谷中,碎成几段,可以清楚地看到断面的石头和水泥,散落一地的脚手架被扭成了麻花状。挖掘机、铲车紧张有序地清理废墟,公安干警带着警犬在废墟中搜寻着生命的气息。

  5天来,两千多名武警战士、公安干警和当地干部群众一道,与死神赛跑,在大桥坍塌事故现场24小时不间断地搜救失踪人员,抢救出了88名生还者。

  为争得搜救的时间,上百套重型机械设备24小时内从湖南省各地调集到事故现场。被征调单位不仅按要求提供了设备,而且派出了指挥人员和技术员,确保每台设备来之能战,快速高效。

  然而,巨大的桥墩成为搜救工作的最大障碍。事故抢险现场指挥部本着对失踪人员生命高度负责的精神,紧急从长沙、常德市消防支队调集生命探测仪、热成像仪等精密仪器对事故现场进行生命探测。根据探测结果,探测小组认为桥梁废墟下无明显生命迹象。

  桥梁专家也对桥墩与地面的接触面结构进行科学测量并绘出图纸,发现倒塌桥墩下面砌体中不可能形成一个人生存所需的最小空间。17日凌晨,桥墩技术性解体方案顺利实施。桥墩成功爆破,使现场搜救工作进度大大加快,埋在废墟中的遇难者被一一找到。

  彻查事故原因,每个环节都要查情况

  夜以继日的搜救在继续,事故调查也在紧张展开。16日,国务院湖南凤凰县“8·13”堤溪大桥垮塌特别重大事故调查组成立。

  国务院“8·13”事故调查领导小组组长、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说:“这起特别重大事故的惨痛教训表明,堤溪大桥在事故前就存在重大安全隐患,有关责任单位、责任人没有排查,没有发现,更没有采取有效措施,结果酿成大祸。”

  “从2003年开始施工,这项工程经历了多个环节,情况复杂,要把每个环节都查清楚。”李毅中说,在立项审批上,是否合法合规,有没有做过安全评估论证;在选址上,对桥墩平台的地质条件是否经过了科学勘测,地质资料是否准确,是否安全可靠;在设计上,设计原则是否合理,是否对拱桥桥型的质量、安全有保障性措施;在施工中,是否遵守操作规程和技术标准,严格按照设计施工;在工程监理上,是否监管到位,尤其对工程质量,安全问题,是否严格把关;在项目管理上,是否存在层层转包,违法分包,以包代管……

  交通部部长李盛霖要求对这起事故的基本建设程序、勘察设计、项目管理、实体工程质量、工程原材料、施工工艺等六个方面进行重点调查,抓住关键环节,查清问题。

  记者了解到,大桥项目和监理负责人在事故当晚已被警方控制,以配合事故原因调查。日前,检察机关抽调27名精干案件调查人员组成的事故调查办案组成立,正式介入调查。

  抚慰伤痛,在悸痛中救治善后

  记者看到的一幕在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:一位妇女抱着一个婴儿在废墟旁泣不成声。在她断断续续的哭诉中,记者得知她是抱着出生才7个月的孩子来寻找丈夫的遗体。

  17日上午,失踪人员曾新才的妻子和亲属在施工现场外远远地望着。从湖南涟源市赶来的她告诉记者,据生还的人说,她的丈夫和另外两人就埋在3号桥墩底下,因此守候在这里,希望尽快找到他们。

  记者在当地的遗体安放点看到,20多位家属在等待辨认遗体,他们悲容满面。在遗体安放点附近,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在附近设立了一个“塌桥事故理赔咨询处”,并悬挂了横幅。

  为了更好地安抚遇难者家属,凤凰县70个部办局和乡镇的2000多名干部分别编组,参加善后工作。事故发生后,凤凰县政府对那些认领遗体的死者亲属预支5万元,并承诺待确定赔偿标准后补足。

  在惨痛的悲剧面前,医疗卫生工作者不计报酬,不辞辛苦,含着泪水,投入到紧张的抢救伤员的工作中。35岁的农民工曾军雄头部受重伤,颅内大出血。当他从废墟中被救出时,生命垂危,急需输血。千钧一发之际,是英勇的武警战士用鲜血挽救了他的生命。

  受伤的农民工胡上华告诉记者,大桥坍塌后,他被埋在废墟中,昏迷过去,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凤凰县人民医院的病房里接受治疗。“我当时浑身上下满是碎石和血水,护士们不嫌我脏,为我擦身、洗脚,医生们熬夜为我治伤,我感谢他们。”

 

  相关链接
  相关评论